歡迎光臨 西柏坡創新教育培訓中心
西柏坡創新教育

熱門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文化

領袖們在西柏坡的故事

      1948年,河北省平山縣的西柏坡,作為解放全中國的最后一個農村指揮所,已成為當時中國革命的中心。毛澤東主席在西柏坡居住10個多月。在這里,他和他的戰友們共同指揮了震驚中外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歷史意義的黨的七屆二中全會。西柏坡,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1949年3月23日,毛澤東主席和他的戰友們離開西柏坡遷往北平。踏上了“趕考”之路。

      在西柏坡,偉人們與老區人民魚水情深,留下了一串串動人的故事。 毛主席的故事 ——行軍路上救女孩 1948年5月26日, 毛主席乘吉普車,從晉察冀中央局駐地的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經靈壽縣境,要到達西柏坡。 當車沿著崎嶇的山道,行駛到兩界峰下的大山溝時,毛主席突然喊了聲“停車!”司機立刻把車剎住了。其他人還沒弄清怎么回事,只見毛澤東從車上跳下來,向車后不遠的拐彎處走去。原來,在路邊的平緩處坐著一個婦人,總是用恐慌的目光巡視著隊伍,似乎身旁還躺著個小孩。毛主席來到跟前,見孩子臉色泥黃,雙眼緊閉,一動不動,好像死過去一樣。婦女見從車上下來的人朝她走來,滿是淚痕的臉上,顯得有些恐懼。毛澤東走到跟前,他彎下腰來親切地問:“老鄉這是怎么啦?”那婦女見眼前這個五十多歲的人,既面善又和氣,顯然是被同情心感動,她一邊哭一邊說:“俺家這閨女病的快不行了……”“你知道是什么病嗎?”主席問?“前幾天俺背著她跑了二十多里找先生看了,說是病的非常重,沒救了。今天,我是背著她到山那邊的廟里燒香,求求菩薩保佑孩子。”孩子的母親一邊說,一邊哭。 “家里還有什么人”?“孩子她爹,去年秋后打石門(石家莊)參加了擔架隊,被國民黨的炮彈炸死了。”毛澤東聽后微微點了點頭。出于對眼前這母女的同情,對革命根據地人民的敬意。回身正想喊隨行的朱大夫時,她已提著藥箱來到了跟前,毛澤東著急地說:“快,快給這孩子看看!”朱大夫二話沒說,敏捷地從藥箱里取出聽診器,蹲下身來,給孩子仔細檢查起來。接著又詢問發病過程及癥狀。當孩子母親說道,本村有兩個同她女兒差不多大的孩子,沒治好,前兩天已經死了。這時,朱大夫診斷后對主席說:“應該是流行性腦膜炎,死亡率很高”。“還有希望救嗎?”主席問。朱大夫沒有立即回答,她又用手翻開孩子的雙眼看了看說:“希望倒還是有的,但必須打盤尼西林針”,“那就趕快搶救”,毛澤東現出迫不及待的樣子。朱大夫鎖了一下眉頭,她是想:盤尼西林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用。她顯出為難的表情說:“可這藥只有……”毛澤東一聽就明白了,他毫不猶豫地說:“救人要緊,現在就是萬不得已,請你馬上給孩子注射!”。朱大夫為孩子打過針,又從自己的行軍壺里倒了半茶缸水,慢慢給孩子灌進嘴里。這時,孩子的母親收住了哭聲,抬起頭來,打量著她眼前這些陌生人。她畢竟是老革命根據地的人,她從這些人穿的衣服、鞋帽和言語行動,覺得他們好像過去見過的八路軍。孩子打過針后,藥力很快在她身上起了作用。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她的頭微微動了一下,接著又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朱大夫見孩子蘇醒過來,就俯下身子跟她說話。而孩子的母親如大夢初醒,她聽見孩子的聲音后,先是怔了一下,她覺得好像是在做夢。然后又雙膝跪地,向這個身材偉岸的人和救命先生一個勁的磕頭。 毛主席見小女孩漸漸清醒過來,便安排朱大夫和一警衛戰士留下,送母女回家后,繼續觀察治療。由于戰爭環境復雜,車隊不能久留。于是告別這母女,又啟車兼程。

      兩界峰村,峰高山大,地處平山縣的東北邊緣,是平山、靈壽兩縣分界之峰。毛澤東第一腳踏上平山縣的土地,就救人一命,是毛主席與平山之緣。更是偉人拯救千千萬萬窮苦人于危難的本質所系。這位處于萬般無奈的母親,在山上求神未顯靈,但卻巧遇了菩薩心腸的毛澤東。 ——毛主席引導農民插稻秧 西柏坡是一個靠山臨水的小山村,滹沱河在村南留下大片沉積灘。這里水源豐富,土地肥沃,很適合種稻子。

      1948年7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天氣異常悶熱,毛主席在楊尚昆、葉子龍、閻常林的陪同下,到村外散步。 快到東柏坡村時,老遠就看見一位農民正彎著腰、赤著腳在稻田里薅草,毛主席看著稻田里不太茁壯的秧苗就和老農攀談起水稻種植管理的話題。毛主席用濃濃的湖南話問道:“你們這里種稻子,為什么不插秧呢?”說著,做了一個插秧的動作。 老農忙回答:“俺們這里都是直接往地里點種。” 毛主席問:“一畝地能打多少斤?” 老農回答:“好年景頂多打兩石,平常年景打一石五六。”(舊時一石為300斤)。 毛主席說:“這么好的地,打這么點稻子,產量太低了,這樣種稻不好,我的家鄉也種稻子,一畝地能  產七八百斤。我們那里不是直接播種,而是先育好秧再往大田插秧,這樣種出的稻子產量高,你不妨明年試一試。”

      1949年3月,毛澤東離開西柏坡進北京了,可他仍念念不忘西柏坡鄉親們種水稻的事情。1958年6月,毛澤東特意讓中央辦公廳給西柏坡村鄉親寫信,讓他們到水稻高產的涿縣(今涿州市)去學習。當時的西柏坡村村長閻連章接到來信后,高興地向鄉親們傳閱。鄉親們爭先恐后地傳看著來信,覺得十年過去了,毛主席仍惦記著他們,心情十分激動。村民們都積極踴躍地報名,村里為了保證正常生產,最后決定選派閻連秀、王志遠兩人作為代表去參加了學習。

閻連秀、王志遠經過學習觀摩,終于將先育秧再插秧的水稻種植方法帶回了村里。這種種植方法使西柏坡村的水稻產量大大增加,很快周圍的村子也紛紛效仿起來。平山縣滹沱河兩岸傳承了幾千年的種稻方式徹底得到改變。

——毛主席揮鐮割麥子

1948年夏天的一天,毛主席找到閻連章說:“村長啊,眼看麥子就要熟了,收小麥需要多長時間?”閻連章說:“往年都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主席說:“這可不行,天不等人啊!今年要在半月內收完。”

開鐮的那天,毛主席頭戴草帽,手持鐮刀,帶著機關同志和警衛戰士到田間幫助鄉親們收麥子。快午時分,閻村長看天太熱,怕把主席累病了,就對朱德說:“朱老總,你看天這么熱,你去勸勸‘校長’,還是讓他回去吧!”,那時為對外保密,稱毛主席為“校長”。

朱老總笑了笑:“我哪兒能說得動!”他又去找周恩來,周副主席說:“我看還是村長說最管用!”

閻村長硬著頭皮走到毛主席跟前說:“‘校長’,天這么熱,你工作又忙,還是回去吧!”

毛主席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這個村長,就知道我熱,鄉親們不熱嗎?麥收需要搶時間啊!” 。

朱總司令的故事

——朱老總拉樓幫播種

朱總司令閑不住,一來是工作需要往外跑,二來,他最愛打獵。人們經常見一位身穿粗布軍裝的老軍人在山邊、河邊、田邊打回一些山兔、野雞、野鴨。朱老總非常平易近人,出門后經常和村民聊聊家長里短。

1948年春天,家住滹沱河邊的農民劉永久和兒子正在地里播種,朱德總司令散步到此,要幫他們拉耬。劉永久父子攔擋不住,朱總司令搭上繩套,邁開了結實有力的步子往前拉,拉到地頭又折回繼續拉,六十多歲的總司令一連拉了七八個來回。這使在場的鄉親們都格外感動。

一次,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村子里的打麥場上堆滿了新收的麥子,大家亂成一團,趕緊往屋子里搶運。剛好朱老總和警衛員路過,立即加入進來。等到全部收完了,他抹抹滿臉的雨水,就走了。

——朱老總賠償鴨子款

1948年夏天,朱老總到沕沕水電站視察。當汽車行駛到離沕沕水只有三里地的時候,朱老總看到險溢河里有幾只鴨子,以為是野鴨,便讓汽車停了下來。從警衛員手中接過槍來,只聽“嘭!嘭!”兩聲,兩只鴨子樸楞楞幾下,倒在水中不動了。

老鄉們聽到槍聲前來觀看。那時人們并不知道車里坐的是朱老總,見兩只鴨子死在河里,便一起上前把車圍住。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怒氣沖沖地吼道:“你們是干啥的,為啥把人家的鴨子打死?”朱老總一聽是老百姓家養的鴨子,趕忙從車里出來,拽了拽上前解釋的警衛員,親自向老鄉道歉:“老鄉,我以為是河里的野鴨呢,就開槍打了,實在對不起!”說著忙掏出200元錢(邊區幣):“請你把這錢收下,再買幾只鴨子吧!”那后生一看這位大個子說話這么和氣,馬上改變了態度,不好意思地說:“山里人不會說話,你別見怪,可這鴨子不是俺家的,是俺村王興德家的,大概他也快……”還沒說完就聽人們唧唧喳喳:“來了!來了!”。

王興德風風火火地趕來,擠進人群氣勢洶洶地大聲嚷道:“是誰打死了我家的鴨子!”沒等朱老總開口,那后生忙上前拉住了王興德,便搶著說:“二叔,別說了,人家以為是野鴨子呢!這不,又賠了200元錢。”朱老總上前拉住王興德的手說:“老鄉,實在對不起!請把錢收下。”王興德一看這個大個子態度和氣,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趕忙說:“沒啥,沒啥,兩只鴨子,值不了這么多錢。”

朱老總視察完沕沕水水電站后,在返回的路上,又打問王興德家住哪里,并再次登門道歉。

后來,王興德從沕沕水電站工作人員口中得知,那個大個子軍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朱總司令時,后悔地說:“唉!真是瞎了眼,朱老總為咱老百姓打天下,咱倒讓人家賠鴨子,這是什么事?”這件事雖然過去半個多世紀了,卻一直在西柏坡的老百姓口中廣為傳頌。

劉少奇的故事

——劉副書記與民植樹

1947年9月,全國土地會議期間,許多干部騎馬而來。開會時,把馬拴在村旁樹林里,人到村外山溝里去開會。由于人多馬多,照顧不到,不少樹被馬啃了皮。第二年春天便發不出芽來。

初春的西柏坡,萬物復蘇,樹木轉綠,到處綠意盎然。1948年春天,劉少奇到西柏坡附近調查土改情況時,發現溝邊光禿禿的樹木不發芽,默默思考后才想起,去年參加土改會議的軍隊代表,騎的馬都拴在這里,被馬啃了皮的樹就很難再發芽。看到損害了群眾利益,心里十分不安的劉少奇回到西柏坡大院,就讓行政科同志去村里落實,逐戶登記損害樹木,要照價賠償。要挨家挨戶把賠償款送到西柏坡鄉親家中。感動的鄉親們說什么也不要。行政科同志就用該錢買來樹苗。劉少奇知道后非常高興,他帶領機關的工作人員和群眾一起把樹苗栽上。幾年后,西柏坡河灘郁郁蔥蔥,妝點著西柏坡一片生機。

周總理的故事

——梨果飄香還房東

在周恩來副主席居住的那所普通農家小院里,有一棵梨樹。周恩來剛從阜平來到西柏坡時,正是梨花盛開的季節,他和鄧大姐都非常喜歡這棵梨樹,工作之余,就為它澆水。眼看到了中秋節,樹上掛滿了黃澄澄的大梨。中秋節這天,周副主席讓警衛員將成熟的梨摘了下來,裝了一竹籃。警衛員心想,這下該讓周副主席嘗嘗梨了。可周副主席一個沒吃,讓警衛員給房東送回去。警衛員一看周副主席的神情,也不好再說什么了,提著竹籃,沿著小路送到了房東家。

爹怕他娘惆悵犯病,就勸他回娘家住幾天。十幾天后返回家中的她,一進院子,看見了自己的青海。 “這是怎么回事兒?”

青海娘知道了是董老夫婦送孩子到中央醫院,給她救活了青海,可真是千謝萬謝,不知該如何報答董老的救命之恩。

——偉人給予了二次生命,青海一輩子感恩

被當年董老夫婦救活的閻青海,今天依然健在。這一經歷成為青海人生的激勵。古來稀的他,年輕時當過村干部,這幾年歲數大了,退出了村委班子,但帶頭致富的步子卻沒停下來,先后搞過家庭副業,跑過運輸,在西柏坡旅游市場賣過冷飲、小吃。

2005年夏天,一群游客在他的餐飲部消費后,到柏坡湖碼頭乘快艇游湖去了。落下一個包裹在店內,老閻一看是一沓錢,拿上包裹就追到了碼頭。此時的游客還一無所知。包裹內有現金3萬多元。是導游攜帶的公款。失而復得的巨款被老人送回后,游客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們來西柏坡參觀就是為了接受革命教育,因一時大意,給了他們一次親身體會老區人民大公無私、拾金不昧的精神教育。

近年來,隨著西柏坡圣地旅游熱的升溫,現在老閻又投資買了一條環保型游船,搞起了游船游湖服務。

——青海與總書記暢談美好生活

只因閻青海與董老結了緣,閻青海一生都沒有離開媒體的關注。2002年12月,閻青海的人生又有了一次不尋常的經歷。胡錦濤總書記到西柏坡參觀學習,特別邀請了西柏坡的干部、黨員舉行座談。老閻罩著具有平山人特點的白毛巾,被安排坐在了胡總書記和曾慶紅同志中間,當他向胡總書記匯報了自己的生產、生活時,胡總書記十分高興,鼓勵老閻,要依靠革命圣地旅游業勤勞致富。老閻明白,是董老夫婦給他創造了這次面見胡總書記的機遇。

任弼時的故事

——六尺白布見精神

1949年3月,黨的七屆二中全會結束后,中央機關準備遷往北平,人們已經開始打點行裝了。這時任弼時的小兒子遠遠才七八歲,他聽到進北京的喜訊兒,也忙活著拾掇起來,把那些看過的小畫書用繩了捆起來,把一些小玩具裝進紙箱里,唯獨那件從延安帶來的小自行車,不知該如何包裝。這個小車雖然很舊的,但遠遠卻十分愛惜它,每次騎過后都要好好擦一擦。為了保護小自行車,遠遠要求姐姐做個車衣,遠志看著弟弟祈求的眼光,就答應下來了。那時,實行的是供給制,用什么東西都得到后勤處領取。遠志開了張領6尺白布的條子,找到行政科批了字,交給了警衛員邵長和。小邵很快就從后勤處把包裝布領回來了。遠遠高興極了,他把布放在床上,這么折一折,那么比一比,好讓姐姐給小自行車縫個漂亮的衣服套上。

這件事被任弼時知道了,便讓小邵把遠志姐弟兩個叫來,嚴肅地說:“全國雖然快要解放了,可是我們的國家還很窮,前線更需要物資支援。毛主席還穿著補丁衣服呢,你們為什么要做車衣呢?”遠遠雖然年歲小,卻很懂事,他聽了爸爸的話之后,對姐姐說:“咱們不做車衣了,把布退回吧。”任弼時站起來,摸著遠遠的腦袋說:“對,應該把布退回去,今后要注意節約。誰也不要搞特殊,以后再領什么東西要經過我知道,不然不要領”。遠志點頭答應。

遠志從屋里將那6尺包裝布拿出來,交給了小邵,到后勤處說明了原因,交給了倉庫保管員,保管員接過白布深有感觸地說:“任書記真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滄桑60年,彈指一揮間。偉人們鞠躬盡瘁,都把畢生精力奉獻給了中國人民。他們早已離我們而去,但他們“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將流芳百世。

——副主席雨夜救戰友

1948年7月30日,傾盆大雨從中午一直下到夜晚。深夜11點了,柏坡嶺下的兩間農舍里,仍然亮著燈光。周恩來副主席正在專心起草文件。突然,門外有人喊:“報告周副主席!”隨著一陣風雨走進一個滿身泥水的人來,原來是警衛員。他氣喘吁吁地說:“后山一個窯洞沖塌了,有四個工友被埋在里邊……。”沒等戰士說完,周副主席早已站起身來,邊提馬燈,果斷地說:“快,通知大家,趕快救人!”話音未落,他跨出屋門,抓起把鐵锨,步入雨幕。

中央機關剛到西柏坡,由于人多房子少,除中央領導住民房外,很多同志就暫時住在剛修補過的破漏房子和一些窯洞里。后山的這幾座窯洞緊貼山根,山勢低,雨水多,泡了墻,塌了頂,結果把理發員曹慶衛等四人壓在了里邊。

情況十分危急,窯洞前已經來了不少人,人們在風雨中,慌慌亂亂忙成一團,人群中不知誰喊了聲:“周副主席來了!”這時,周副主席大手一揮說:“快,爭取時間。”說著,揮锨鏟起土來。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搶救,救出3人,理發員曹慶衛不幸犧牲。周副主席把三名脫險人員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叫衛生員好好照看,自己提著馬燈, 又檢查了其它宿舍的安全后,才回到住處。

第二天,中央機關為理發員曹慶衛召開追悼會。毛主席親筆題字:“悼念曹慶衛同志”。周副主席致悼詞并寫了挽幛。身材高大的朱老總抬起棺材,走在送殯隊伍的最前頭。

董必武的故事

——董老六十學紡線

在董必武寢室的土炕上,放著一架紡線的紡車,人們一看到它,就想起董老學紡線的故事。

董老的夫人何連芝,早在延安時期就是紡線能手,曾被評為陜甘寧邊區的勞動英雄。1947年,中央工委來到西柏坡后,為了支援前線,組織機關人員搞生產,董老不顧60多歲的高齡,抽出時間來向老伴學起紡線來。初學時,顧了拉線,顧不上擰紡車,紡出的線粗細不勻。看似輕巧,干起難。用董老的說法:“捻手巴掌握手拳(指紡線的動作),看似容易做起難。”經過長時間的練習,董老學會了紡線。

——董老夫婦救“死”孩

董老當年在西柏坡時的房東叫閻志林。房東家有個孩子叫青海。董老夫婦和房東家親密無間。百忙之中,董老夫婦在房前種了一塊菜地,地塊不大,黃瓜、茄子、西紅柿,樣樣都有。供給房東家和機關大伙房用。

1947年的一個夏天,兩人勞動完了,抬一筐西紅柿往回走。經過門前的石碾時一下怔住了。碾盤上怎么躺著一個小孩子呢?

一個大約兩歲左右的小孩子,臉朝里扭著,一動不動,像死了一樣。孩子的身子底下鋪有一塊葦席片兒,席片兒底下橫放一條繩,這顯然是要去扔掉或埋掉。可是,為什么又放在碾盤上呢?

何連芝走近碾子,貓下腰來,她想細細看一看:“這不是房東家的小青海嗎?”何連芝意外又吃驚地說。“不會錯,這兩天青海鬧肚子,我說給她送醫院,她媽說找醫生看過了,吃了藥。怎么會成這樣呢?”何連芝一邊說著,摸了摸孩子的鼻孔,好像還有微微一點氣息。“心臟還跳動嗎?”董老關切地問。“跳!跳!還跳呢!”。“快、快送往醫院!”董老急切地說。

何連芝抱著孩子,順著那條被稱為大街的東西路,朝著中央醫院設在東柏坡的醫務所奔去。

原來今天,青海娘又去找醫生拿了藥,可是病情嚴重的小青海已經吃不下去。青海媽守了孩子半天。說是死了吧,好像多少還有一點氣兒。說是沒死吧,又完全跟死了一個樣。又過些時辰,已經摸不到一絲氣兒,她才決定不再守著。將孩子抱出了大門。是扔掉呢?還是埋掉呢? 村里一般死了的孩子,都是扔到葦地西頭那個大水坑里。

她走出了大門,又覺著不忍心去把自己親生的孩子扔掉。猶豫了一下,放到了門前的碾盤上,可能是期盼著孩子生還,或是等他爹回來再說。

何連芝抱起孩子朝醫院走后,董必武有急事,即騎馬到華北政府住地王子村去了。他走時告訴了警衛員:“抽空到醫院去看看”。所以,警衛員小冷遵照董老的囑咐,每天都到醫院去看望一趟。董老從王子駐地,還往醫院打一次電話詢問,孩子是不是脫離危險了。

孩子的娘把孩子放在碾盤上,走回家里,心里忐忑。于是又走出來。一看碾盤上光光的,什么都沒有了,把個病死的孩子給丟了!

“準是有人幫你去扔掉了。孩子反正是不行啦,不管誰替你送走,比你當媽的親自去扔掉心里還好受點兒。鄰居大娘安慰她說。

 

小青海“死”后,青海的衣裳,玩具還在,觸物傷心,青海娘郁郁不樂。青海

广西快三是不是正规的